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(NPH)

146.为尽快高潮,儿媳让公公舔穴。第一次知道口交的公公,脑内各种淫荡舔吮儿媳小穴的玩法。最终却要克制地不色情含阴。药效未退,公公提议让大儿或三儿来插她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夏夕羚 本章:146.为尽快高潮,儿媳让公公舔穴。第一次知道口交的公公,脑内各种淫荡舔吮儿媳小穴的玩法。最终却要克制地不色情含阴。药效未退,公公提议让大儿或三儿来插她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013xs.com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13小说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    肖定呼吸一顿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他现在处于两难之间。本来他可以引导着儿媳,摸一摸湿的一塌糊涂的穴口,手指沾取蜜液,润滑过后再去玩弄阴蒂。

    可是他都信誓旦旦地说过,她下面没有流蜜液。这会又怎么说的出口,其实公公早就看到了儿媳的嫩穴上满是蜜汁的骚媚动情模样了呢。

    叶芝琴看着谦和稳重、温雅从容的俊逸男子,紧闭着薄唇,轻皱着剑眉,玉石般清润冰透的脸上淡淡浮着微红,脸转向一侧不敢看她,好似没有身为一家之主的威严庄重。

    叶芝琴只觉得体内的欲火更盛,她娇羞迷离地轻声道:“哈嗯……公公,还、还有个法子。那个姚麟说过,有种房中秘术,呜呜……太羞人了。那、那便是男子以唇舌含弄女子那处,为女子吹笙,这样不会破了处子之身,哼嗯……亦不会有违妇道,女子可以得到抒解……而且唇舌本就润泽,不似手指般干涩……”

    总是睿智从容、风度翩翩的肖定,这会却是一脸震惊,尴尬地红了脸。

    他生平第一次知道还有这种房中秘术。淡泊清正的翩翩君子,对待男女一事,身为正人君子从不沉溺于其中,亦从未钻研此道。只有过一任妻子,向来都是规规矩矩的男上女下,正经、没有其他姿势花样。

    儿媳一提议这般闻所未闻的淫行,他脑中立刻毫无抗拒、甚至是迫不及待地想到,自己作为公公,在舔吻儿媳骚穴的场景。

    向来对男女之事清心寡欲的他,也不知为何,突然想象力爆发,无师自通地想到要怎样玩弄儿媳妇的淫穴,要如何含吮那肉嘟嘟的花唇,如何用牙齿轻轻摩动惩罚那诱人失控的阴唇,如何舔遍她花穴的每一寸肌肤,如何又舔又吸那俏立的花核,如何吮吸掉她淫穴的每一滴蜜汁,如何把舌头挤进那神秘紧窄的玉道,在里面抽插……

    他突地回神,自己缘何这般淫荡不知羞耻,明明是救人性命的举动,他为何想到这么多淫乱的房中玩法。这样意淫儿媳的他,对不起儿子和儿媳。

    “如若公公不愿,就、就当儿媳未曾说过罢……”看着一脸痛苦复杂的公公,叶芝琴娇弱欲哭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看着温婉清丽的儿媳那般委屈可怜,羞臊耻辱的神情,加上为了救她性命的决心,他清润严肃的声线中不禁染上几分不自知的宠溺怜爱,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肖定同时在内心暗自鞭策自己,绝不可有淫荡的想法,她是爱子的妻子。

    这不是乱伦禁忌、4无忌惮的公公给儿媳舔穴,他不能为此而欲望更盛。就把这想象成正经的吹奏玉笙罢,绝不能有刚刚脑海里幻想的那些多余的挑逗动作。

    叶芝琴听着公公的回应,脸红透了,“那、那公公请上榻。”

    她的卧榻上,从未有过其他男子的身影。未曾想,第一位到访者,不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,竟会是违背伦理的公公吗?

    肖定脸亦通红,喉结一动,坚定严肃道:“……不可,这是你与吾儿的婚床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脱去披着的防寒薄裘,随意摊在床前的地上,内里衣着还是端庄齐整,半跪薄裘上,颇有文人雅士的潇洒自如。

    “咳咳,儿媳,把你那处对着我。”看着她还在发呆,肖定只好羞耻地提点。

    叶芝琴如梦初醒,连忙半坐起身,在公公清俊儒雅的脸前,缓缓打开双腿,主动把最羞人的玉穴在他眼前尽数展开。

    肖定禀着呼吸,儿媳的嫩穴近在咫尺,如花般缓缓绽放。看到她的小嘴激动地收缩,一股股亮晶晶的蜜汁往外涌,整个玉穴兴奋地轻颤,他才知道,原来儿媳她亦是这般期待自己的舔吮,原来她兴奋时候,嫩穴是这般迷人淫荡。

    而且她坐着把腿大张的姿势,她那粉嫩可爱的菊穴也一览无遗。这一刻,他终究是把儿媳的每一寸下体全部看光。

    肖定只觉得自己的大肉棒快把外衣顶穿,大帐篷也在激动地跳动,好像在兴奋地回应着儿媳颤抖的美穴。

    他缓缓吐了口气,让自己恢复平稳的呼吸,慢慢靠近儿媳的玉户。

    骚媚的淫香扑鼻而来,他闭上眼睛,薄唇微张,轻柔地含住上半部嫩穴,儿媳娇柔的玉体顿时一颤抖。

    火热粗砺的舌头重重的舔开肥厚的花唇,在穴缝中的媚肉间上下快速地扫动,想尽快找到儿媳最敏感骚媚的阴蒂。

    倏地探寻到硬凸起的花核,他喘息着,开始猛烈强攻她的弱点。

    叶芝琴看着身为一品高官、一家之主、甚至是夫君的父亲,平日不怒自威、温润不失威严,长相清俊高贵的公公,此刻正跪在她这一小辈、小女子身下,闭着眼睛好像沉醉享受般,舔舐着她最羞耻的下体。

    叶芝琴再也忍不住羞人的呻吟和喘息,甚至爽得开始轻声呢喃,“哈啊……公公,舌头好热,嗯……麻麻的……好痒……慢点,公公舌头好快……啊、不行了,求求您,公公……哼嗯……放过儿媳……好奇怪、不要舔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芝琴浑身颤抖,胯部淫荡不自知地一顶一顶,又有些害怕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肖定一改往日的通情达理,根本不听她的哀求,面对儿媳的退缩,他甚至主动向前伸,追着颤栗的花核大口地舔。

    肖定强忍着去抚慰自己孽根的冲动,把欲望倾泄在舔穴上。他舌头毫不客气地越动越猛,甚至开始有些越界地张大些薄唇,用力吮吸起来,涎液和蜜液交织出淫靡的水声。

    “哈呃……公公好坏、好凶……舌头这么厉害,还要吮吸儿媳的下面……啊!嗯……”叶芝琴退无可退,被公公舔屄舔上高潮,放声尖叫着,潮吹了,喷了俊逸庄重的公公,一脸一嘴的淫水。

    肖定意识到自己真的把儿媳舔上高潮,她甚至还有这般淫荡剧烈的反应。内心风起云涌的公公,没能立刻避嫌地离开,反而好似留恋般,还张嘴含着花穴,大力吮吸吞咽着大量喷射的潮水。甚至还在淫邪挑逗似的,舌头缓缓滑动,好像在细品,儿媳那高潮余韵中的花穴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公公,对不住。啊嗯……儿媳、这是尿了吗……不要吃儿媳的那里了,好丢人……”

    肖定反应过来,自己居然在恋恋不舍地含弄花穴。他这已经不是救人,而是在淫邪禁忌地挑逗她。惊醒的正人君子猛地离开儿媳的销魂嫩穴,嘴角还淫荡地扯出一条淫丝。

    看着自责难堪的儿媳,肖定尴尬地擦了擦嘴角,温声安慰,“不是,不知道是何物,儿媳喷的水是……清香甘甜的琼液……咳咳,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肖定关心的是春药药效退否。而叶芝琴却理解错了,她以为公公竟这么乱伦淫秽地问自己,刚刚被舔上高潮的感受。

    她羞臊娇媚地回答:“多谢公公,嗯……公公舔得那里很舒服,儿媳很喜欢,被吹笙的感觉。公公,男人会愿意给妻子吹笙吗?亦轩日后会喜欢儿媳的那处吗?他会愿意,像公公舔吮儿媳一样,去舔吻人家的那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儿媳的那处那么粉嫩美丽、那么清香甘甜,轩儿……会喜欢的,他肯定愿意,为你吹笙。”下意识回应的肖定,只觉得自己的话语,处处透着淫乱背德。就好像公公先行替儿子品尝儿媳的滋味。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的他,不知为何暗藏失落与嫉妒。他这样细致的含阴,把她舔上极致的高潮。但是儿媳终究还是会和儿子有更多的闺房之趣,应该也会渐渐把这次乱伦背德的经历忘却吧。那样,也好。

    他喉咙一紧,恢复长辈对小辈的关照语气,正经疏远地开口:“儿媳,药效可曾退去?”

    叶芝琴感受着体内猛地又绝地反弹的欲火,眼角带泪地摇摇头,“公公,怎、怎么办……人家不会要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肖定无奈地皱着眉,尴尬开口道:“莫慌。还有……最后的方法。医书上道,阴阳合欢散,须以……男女阴阳交合而解。外人……不可信,儿媳愿找吾长子还是叁儿,来……解毒吗?”

    肖定一心为她着想,儿媳应更能接受同辈优秀英俊男子。二儿子和儿媳成亲那日,长子和叁儿那时的眼神,分明是隐隐有向往和悸动,他们定不会拒绝帮助她。

    况且,在边远山区蛮族,尚偶有兄弟共妻之习俗。但父子共妻,却是完完全全为世人所不容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分界线【本文po18首发】———c$£¥??———

    第一个是漫画,1v1。男主很帅,是猫耳帅哥嘻嘻。美型的恋爱少女漫画风,剧情也蛮少女恋爱向。doi比较唯美浪漫,不会画到下面辣些。网站右上角搜索,要用繁体字搜。

    第二个电影两男一女。一个不错,另一个也不差吧,都是精瘦身材。老师勾引两个男学生doi。(有后门,介意慎入)

    第叁个电影1v1。男主长得还行,身材可以。整体比较浪漫性感。(无后门)

    【电影名都在本章开头顶端图里,刷不开的试试换个浏览器,或者用电脑开~

    p站是什么也在图里~】

    【p站搜寻tipps:有时候以为没搜到,可能是因为p站自动翻译成中文或者翻成当地语言。翻译后还是可以无障碍找到滴,我没有特殊说明的话,一般第一条就是,只是顶了个中文名而已。

    或者可以干脆在p站里调成英文再搜,就很直观惹。点左上角那叁条横杠,滑到最下面语言那。】

    满6200的加更~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(NPH)》,方便以后阅读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(NPH)146.为尽快高潮,儿媳让公公舔穴。第一次知道口交的公公,脑内各种淫荡舔吮儿媳小穴的玩法。最终却要克制地不色情含阴。药效未退,公公提议让大儿或三儿来插她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(NPH)146.为尽快高潮,儿媳让公公舔穴。第一次知道口交的公公,脑内各种淫荡舔吮儿媳小穴的玩法。最终却要克制地不色情含阴。药效未退,公公提议让大儿或三儿来插她并对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(NPH)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