兄长(骨科)

番外拾叁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客者也 本章:番外拾叁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013xs.com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13小说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兄长(骨科) 作者:客者也
番外拾叁
日子过去了五天,荀薏身体虚弱只能温养,发烧好了八九成。荀桉推开房门,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开口。荀薏对他疏离了,房间里两人相对,不是她闭眼安眠,便是他读书作画,对话也是寥寥无几。香炉之中白烟袅袅,从镂空处逸散,衬得炉身玲珑精致,相比两人竟更显出些灵动。
两人相顾无言,荀桉倒成了木头人,几次张嘴都哑口无声。
荀薏垂眸,她自那次失神便神思烦忧,昏昏沉沉了两叁日,今日方才清醒。只是阿兄之前不知法器,她尚且信他,但他知道后还可以信吗?思及过往,玄彧和玉珏然两人道貌岸然,当初她如何敬佩,现下便如何悔恨。荀桉与她血脉相连,口碑极好,可她还是怕。
“……”
“阿兄。”荀薏率先开口,“天泽门好吗?”
“宗门很好。”荀桉吐出口气,“如今墨叔叔不在了,你不如从师天泽门?如此,我也好看顾你。”
“多谢阿兄好意,我还是继续修习师门功法。虽说师傅不在了,但我早将功法铭记于心。”
“好。待我们回去,你便住在赤丹峰山脚,宗门各山峰脚下皆是弟子亲属。现下娘亲也住在那,不过娘亲舍不得家乡,等我们见过一面,她就要回去了。”
“如此啊……阿兄,可以给我讲讲你幼时的事吗?”
荀桉难得见她好奇,忍不住捏着衣袖,尴尬地开口:“五岁拜入天泽门赤丹峰,那时我刚入内门。同门的师兄弟都是重重选拔进来的,而我进的轻松,性子也无趣,便不与我交往。我过了小半年便受不住了,悄悄在山脚哭了一通。现在想起,好像还被路过的雁师兄笑话了许久的‘哭鼻子’。”
“其余的时间不是被雁师兄带去摸鱼抓鸡,便是背书识药和修炼。”荀桉忍俊不禁。其实除了摸鱼抓鸡,雁云池还带他过家家。不过他扮演的是儿子,雁云池是父亲,还是不讲为妙。
“哈哈,原来阿兄也逃不过哭鼻子的命运。”荀薏轻笑,“倒是阿兄肯与雁公子玩闹,想是不错的朋友吧?”
“嗯,雁师兄是个不错的友人。”他点点头,想了想又看她,“你可要见见?”
“不必,顺其自然便好。”
“那,阿薏你呢?”
“……上山下水,勤修苦学罢了,以后再与阿兄讲讲,也挺有趣的。”她浅说即止。
“阿兄有何志向呢?我欲以器修扬名天下,纳四海弟子,令吾师后继有人。”荀薏不急不缓,话语里底气十足,眼神流光溢彩,是不曾展现出的少年意气。
荀桉错愕,点点头接着说,带着点欣慰的笑意,“古有神农尝百草,救万民于水火,吾愿效仿之。”
两人聊得不久,可能是一刻钟,荀桉便磕磕绊绊说出了所来目的。
“你的伤势比上报的要严重,筋脉未好,发烧还耽搁了五日。方才雪师叔临时通知我半个月后回天泽门,温养的法子不行了。我想直接用药人的方子让你药浴两次,筋脉未愈合的裂纹渗进药液,吸收更好。不出十日,你便能下床走路,但是过程会很疼。”他的眼神忧郁,眉头微蹙,“你,我知晓,知晓你被囚在这里,肯定会有苦痛,但这可能会更痛。因为起火,这里加强防备,不能使用有关灵力的事,不然会被察觉。你,阿薏,你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,你受得了吗?”
“好的,我可以。”荀薏笑着应下。
_
浓厚的墨汁浸透了黄昏,墨迹顺着绚烂的光线,一点一点打湿昏黄的云,晕染出无边的远丘。圆润的丘弧是黑云的轮廓,黑云比炭还要乌黑。叁两颗的小星在云外遥望,只见月华不见月。
荀桉从浴桶里起身,黑绿色的药液从细腻的肌理上滑落,粗浅的在皮肤上凝成一层绿色的半透明薄膜。他用湿脸巾将它擦去,穿上亵衣裤便走出屏风。胸口的伤血早已止住,只是伤口较大仍需包扎。
走出屏风,荀薏已坐在凳子上候着,桌面上放着碗药和长条的细布。
他走过去将药端起喝下,自觉背对荀薏坐下,脱下亵衣。荀薏微勾嘴角,拿起布条替他包扎。
“你怎么不等我扶你就下床了?”
“想到可以为阿兄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在床上就呆不住。”荀薏微微前倾,一手绕过他的腋下传递布条的一头。一股火热的潮气扑面而来,携带着清苦的药味,面颊耳朵不自觉发红发热,心跳不自然。
“好了。”她收回手,见他略微僵硬地穿上亵衣,不由得轻笑出声,放松了许多。
“怎么了?”他回头问她。
“无事。”
荀桉点头起身,回到屏风后从储物袋换了新的浴桶。他将药草放入,从屋外将烧好的水一桶一桶倒入桶中,用手拌了拌,见水变蓝了便叫荀薏进来。
“我就在屏风旁边,太痛了忍不住就叫出来,我会进来帮你。”
“好。”
荀薏见荀桉退到屏风外,看见挂着荀桉衣物的衣架犹豫了一下,便将衣物褪下挂在了屏风上。荀桉搬了凳子坐在屏风旁边,听到里面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的声音后,就看见女子的外衫、中衣、里衣都挂在屏风上。他心跳加速,仿佛能透过屏风昏暗的光线看见里面,看痴了屏风。突然一件浅绿色为底,绣了深绿的荷、菡萏与红莲的肚兜也挂了上来。他立马低下头颅,像烫着了眼睛。他忍不住呼吸急促,面红耳赤,在心底谴责自己的龌龊。
荀薏不知屏风外那人的心思,待衣服脱尽后,将身子慢慢浸入蓝色药液中。这是一个过程,起初是皮肤开始发麻,像是抓一把麻椒,在肌肤上反复揉搓到发麻。然后血液仿佛停止了流动,由外而内延伸着那股麻意,肌肉逐渐失去了控制,无力躺在水里的感觉,又像是悬空在万丈悬崖的绝望。疼痛来得突如其来,她牵动不起她的一根手指。
“嗬呼!唔,嗬呼,嗬呼!呃嗯……”
她闭着眼,黑暗与光明交错夹杂,互相撕咬着胶着不歇,一眼是站叁四人的黑屋,一眼是身侧的一盏罩灯,烛火在灯罩里乱舞,纷乱的光影,扭动间掀出黑暗。那段时间玄彧两人各有任务,他们喂了她时效半个月的辟谷丹便弃置不顾。她的手脚筋脉全然挑断,嘶哑的呼哧从撕裂的声带里传出,他们离开的第一天她便喊哑了。
“阿薏!”荀桉冲进来,从浴桶里捞起阿薏,这时的水线已没过下巴,“阿薏!你怎么了?”
他环抱着她,她像窒息一样渴望着空气,喉间急促的翕张,恰似狂风贯穿废烂的风箱,肺里带动而出的声音嘶哑而痛苦。
荀桉吓了一跳,手足无措地抱紧她的肩膀,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话,只能在她耳边轻轻地讲:“阿薏,太痛了就别忍着。乖,别忍着。”
他突然拿出了手帕,将袖子卷起,用手帕包裹递到荀薏嘴边,“别忍着,太疼了就咬这个!”
他唠唠叨叨地念着,荀薏下意识咬住了手帕,拥抱和絮叨陪伴她到了最后。荀桉替她清理完身体,握着她的手坐在床沿。
疼痛过去,她恍然从绝望中清醒。暖洋洋的灯光照在他的手上,青筋突兀地鼓起,粗大的与他白皙的手不相匹配。它就静静地握着她的手,力道大的很,把她给拉回来了。
虫子,最后一天她扭到门口,他们打开门,却没想到亓官榅做了黄雀。
番外拾叁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兄长(骨科)》,方便以后阅读兄长(骨科)番外拾叁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兄长(骨科)番外拾叁并对兄长(骨科)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